翻页   夜间
迷你文学 > 恋语集:织梦书 > 第十节 绝配
    这章若虚可是杜清漪力以赴想要接近的对象,更是这次胜利者的奖品,原本卢悠悠看到杜清漪和章若虚终于共同站在了台上正开心着,被李祈这一盆冷水浇下来,立即变了脸色。

    “喂喂,你是不是没有人家的文采,嫉妒人家呀,章公子可没你说的那么呆板”

    卢悠悠的话还没说完,却见李祈的头突然转了回来,眼神幽幽地看向她,然后用一种从没有过的语气说道:“的确不呆板,你当我没认出他是清虚观的那名乞丐,你也早认出来了吧只是,我呢”

    不知道是不是卢悠悠的错觉,从李祈的语气中她竟听到了一丝丝委屈,这让卢悠悠后面的话一下子噎住说不出来了,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那碗酪樱桃,还有荷包里的那只已经缀好了宝石的络子,原本她是打算今天花会结束后给他的,可是如今这情形,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交给他了。

    “嗯那我呢哑了吗”看到卢悠悠不说话了,李祈站了起来,慢慢向她走近。

    看到他渐渐向自己靠近,卢悠悠下意识的就往后退去,哪想到没退几步,就到了墙角处,退无可退了。而这个时候,李祈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他的用双手支住墙,然后居高临下的看向卢悠悠,继续逼问道:“嗯你怎么不说话了”

    如此近的距离,让他的气息直逼卢悠悠的脸颊,也让卢悠悠莫名其妙的心虚起来,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神,更是“我”了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囫囵话来。

    就在这个时候,却听窗外传来程老板欣喜的声音:“春江花月夜章公子竟然书了一幅春江花月夜春江花月夜配江月花神图,实在是绝配呀,花会举办这么多年,还从没有这么契合的书画,今年的文魁和巧女果然充满默契,这诗、这画,都是这么多年来难得一见的上品呀”

    随着场中传来一阵附和的赞叹声,却听章若虚的声音响起:“程先生此言差矣,杜二娘子的江月花神图巧夺天工,绝非凡人所能绘出,同杜二娘子的天人之姿相比,章某就是俗人一个,甘拜下风只望日后还能同杜二娘子一同切磋画技,望娘子不吝赐教”

    听他竟然把自己比作天人,杜清漪立即羞红了脸,对章若虚行了一礼:“章公子谬赞,清漪早就听过先生大名,先生的诗书画才是长安一绝,您这样说真是折煞清漪了,是清漪多多向先生请教才是”

    “哈哈哈”这个时候,程先生的笑声响起,“不管你们是谁向谁切磋,日后也都是你们自己的事了,我想,今年的花主不如就定为茶花吧,杜二娘子则是茶花花主。现在,二位在对方的书画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小老我一会儿就让人将它们挂上会仙居的顶楼”

    随着他的声音,周围发出一阵阵的叫好声,杜清漪则羞红着脸,在章若虚做的春江花月夜的落款处签下了“杜清漪”三个字,而就在她签名的时候,却听章若虚低低的在她耳边道:“明日娘子可有空可愿同在下同游慈恩寺”

    慈恩寺就在离芙蓉苑不远处的晋昌坊,杜清漪没想到章若虚竟然主动邀约她,实在是又惊又喜,只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什么都不能显露出来,只是面带娇羞地点了点头。

    见她应了下来,章若虚心中也松了口气,只是他又向她身后扫了扫,迟疑地问:“你的侍女呢刚才,她也在屏风后吧”

    杜清漪心中一惊,只得含糊的道:“她有事,先回去了”

    从宣布杜清漪成为茶花花主那刻起,卢悠悠心中的大石才终于落了地,更是为杜清漪感到高兴,虽然她并没听到章若虚同杜清漪两人私下的交谈,但是想也知道,这文魁和巧女都说要向对方请教切磋了,接下来不就只剩下什么时候约会,在哪里约会了吗

    这套路在她那个时代实在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只是,她竖着耳朵只顾着听揽月台那边的声音,却没发现李祈的脸上笼上了一层薄怒,也不能怪李祈恼火,原本卢悠悠已经被他逼得面红耳赤,眼看要“缴械投降”,结果外面的声音一传来,她的心思又飞到揽月台上去了,怎能不气得他牙根痒痒。

    于是,就在卢悠悠还想听听花主有什么奖品,奖金又有多少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耳尖一热又是一凉

    等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是什么触动到自己耳尖时,立即用手紧紧捂住了它,然后一脸慌乱并难以置信的看向李祈:“啊啊啊你你做了什么”

    李祈皱眉:“醒了还从未有人在我发问的时候,敢把心思放在别人身上”

    “我我”卢悠悠这才重新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处境,又往墙角挤了挤,“李李祈,你今天好怪哦,我我又没对你做什么,你你干嘛说话做事阴阳怪气的”

    “你没对我做什么”李祈的眼睛轻轻眯了起来,“你说你没对我做什么那好,你觉得怎样做,才算是对我做了什么”

    “怎怎样做做做什么”

    就在这时,却见李祈的脸继续在眼前放大,卢悠悠油然而生一种危机感,急中生智下,她突然一蹲,“跐溜”一下从李祈的胳膊下钻了出去,向大门口的方向夺路而逃,边跑边说道:“我我还有事,先回客栈了,你你也早些回去吧,你的病你的病还是需要静养的”

    随着她最后一个字出口,她的人已经在屋子里消失了踪影,竟是就这么溜了

    冲出房间,冲下会仙居,卢悠悠循着记忆中的路线一口气冲到了大街上,这一路冲下来,她根本连头都不敢回,生怕她脚下一慢,李祈会追上她,再把她抓回去。

    结果她刚刚冲到街道上,就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若不是那人扶了她一把,她就要被这一撞的反作用力撞倒。

    那人扶住的是卢悠悠的胳膊,卢悠悠站稳后,他正想放开她,可眼角却不经意间在她的袖口扫了一眼,立即怔了下,抓着卢悠悠的手反而更紧了。

    “对不起,对不起”虽然差点摔倒的那个人是自己,可毕竟是自己撞了人,卢悠悠停稳后急忙道歉。

    而这个时候,却听一个凉凉的声音响起:“你走路不带眼珠子的吗”

    卢悠悠已经道了歉,却还被如此冷嘲热讽,她正欲反唇相讥,可看清那人之后,眼神却闪了闪,立即哑了口。

    原来,她撞到的人是凤梧公子司梧,一旁说风凉话的则是突厥王子哥舒翰,这两个人在花会一开始就亮明了身份,让她想不认出来都难。

    哥舒翰那里,卢悠悠可是还欠着个人情呢,所以无心同他计较,至于这位司梧公子,虽然她同他没打过交道,但是既然他同这位突厥王子是一起的,她也不好招惹。

    尤其是当她发现司梧正盯着她的袖口看个不停的时候,更是心中一惊,因为也正是在此时她才察觉,不知何时,她的袖口上已经沾上了画江月花神图时的颜料。
    《恋语集:织梦书》来源:https://www.mnwx.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