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迷你文学 > 恋语集:织梦书 > 第九节 蘑菇
    《恋语集:织梦书》来源:https://www.mnwx.net
    “真的是活人不是诈尸啊”

    卢悠悠有些心虚地看着被自己惊吓后又踢又踹导致鼻青脸肿的男子,知道自己是反应过度,仍有些嘴硬,“好端端个人干嘛躺在这里吓人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小银狐冲她翻了个白眼,“没见你被吓死,反倒是人家差点被你踢坏了。”

    “那怎么办”

    卢悠悠摸摸鼻子,有点心虚,有点歉意,明明是自己闯进人家的地盘,闹出误会还伤了人。

    “问我”小银狐对自己的主人也是无语了,“你还是直接问他吧”

    卢悠悠一摊手,“可他已经昏迷了啊”

    小银狐:“你不是已经学医了吗救人水平不够,弄醒问问还不行吗”

    “师父只让我背了百草图,压根还没教我治病行医呢”

    卢悠悠无奈地上前,仔细看了看这个倒霉的男子,一看就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穿着一领最寻常不过的淡青色布衣,浑身上下找不出半点值钱的东西,若非鼻青脸肿看不清本来面目,应该也不像是坏人。

    “给人浇冷水似乎有些不地道,掐人中试试”人中穴:又名水沟,位于鼻柱下,属于督脉,在人中沟的上13与下23的交点处,具有醒神开窍、调和阴阳、镇静安神、解痉通脉等功用,历来被作为急救首选之要穴。

    参照当初从影视剧中看过的画面,卢悠悠用力地以指尖掐在那人的人中处,果然看到他吃痛抖了一抖,恍恍惚惚地睁开眼来。

    “饿”一歪头,又晕了过去。

    卢悠悠和小银狐面面相觑,“居然是饿晕的啊这得饿了多久啊,真是”

    在这破旧的道观里转了一圈,卢悠悠总算在西厢的耳房中找到灶间,只是除了冷锅冷灶,别说食物,就连基本的油盐调料都没有,可见落魄到什么地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卢悠悠想了半天,忍痛从药篓里拿出原本给自己当干粮的饼子,先用在林子里摘得蘑菇熬了锅汤,再把干饼撕成小块泡进去,勉强也算是碗蘑菇面糊,总比清汤充饥。

    鲜蘑菇炖出的汤喷香扑鼻,别说那饿了不知多久的男子,就连卢悠悠自己闻着都馋虫大作,刚端到那人面前,被热腾腾的食物蒸汽一熏,他立刻自觉地张嘴,迫不及待地喝下整碗面糊都不带睁眼的,看得卢悠悠嘴角抽搐,若不是先误伤了人家,她真是不想招惹上这等麻烦。

    “好了,他吃饱喝足,咱们也该走了”

    放下碗,卢悠悠拍拍手,拎起小银狐就准备走人。

    “等等等”

    那男子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袖,卢悠悠起身时猝不及防,险些一头栽倒在他身上。

    “你想干什么”

    男子牢牢地抓着她的衣袖,睁开眼时,眼神迷离,带着几分痴迷地看着她,“姑娘可是仙子下凡小生小生承蒙相救”

    “你放手”卢悠悠没想到这家伙吃饱喝足力气还不小,一时没挣脱,只得严词呵斥,“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赶紧给我放手”

    男子却摇摇头,“书中有云,仙缘难得,得遇仙子,实乃小生机缘,若是放手,定成梦幻泡影”

    卢悠悠听得嘴角直抽,这人哪里清醒了,分明还在做梦,居然还趁着做梦想占自己便宜,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让你放手听见没放手”

    “不”

    男子也格外固执,“小生本是江南人士,此行进京备考,得遇仙子,实乃三生有幸仙子以佳肴相救,小生无以为报,唯有”

    “闭嘴”卢悠悠越听越是黑线,救个人还成甩不开的牛皮糖了,拼命往回扯自己的衣袖,两下用力,只听刺啦一声,衣袖撕裂,她用力过猛,向后摔了下去,那男子一见急忙伸手去拉,反倒愈发手忙脚乱,生生将她半截衣袖扯了下去,露出手臂来。

    “你们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一声厉喝,是一把气急败坏的熟悉声音,卢悠悠立刻毫不犹豫地求救,“救命这人疯了”

    不等她说完,李祈已冲了进来,一脚将那男子踢翻,脱下自己身上的蓑衣和外罩的大衫,将卢悠悠裹了个严严实实,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不见有其他损伤后,这才松了口气。

    “你不是采药吗为何跑来此处”

    卢悠悠被他一问,委屈劲一下子涌上心头,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你以为我想啊采药走得远了迷路找不回去,结果还遇到大雨,好容易找到避雨的地方,见他饿得半死不活,我好心救人,却差点被人欺负,你还凶我”

    越说越委屈,越说越伤心,卢悠悠忍不住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拿着李祈披在她身上的衣服擦眼泪,稀里哗啦的,然不顾形象。

    李祈何曾见过这等说哭就哭,还哭得如此不矜持不顾形象的女子,一时间僵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杜清涟却哼了一声,慢悠悠地从他身后走出来,走到地上那个被他踢晕的男子身边,稍稍把了下脉,从袖笼里取出个瓷瓶,倒了粒药丸塞入那人口中。

    “他也并非故意无礼,这蘑菇是你给他吃的吧”

    “是啊,”卢悠悠抽泣着说,“他饿得半死,这里又什么吃的都没有,我好心好意煮了蘑菇汤泡饼”

    “这蘑菇有毒。”杜清涟打断了她的话,“虽不致死,却足以让人产生幻觉”

    “啊”卢悠悠一下傻了眼。

    李祈皱了皱眉,“既然死不了,那就不必管他,走吧”

    “好啊,”卢悠悠立刻答应,见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赶紧跟了上去,“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刚才下那么大的雨,你和师父怎么出来了”

    李祈一言不发地快步前行,反倒是杜清涟在后面嗤笑一声,“若非怕他冒雨出来伤病复发,死在外面,坏了我的名声,我才不会出来。”

    卢悠悠一怔,脚步一顿,心绪复杂地望向头也不回的李祈。

    他冒雨出来,是为了找她,怕她回不去吗

    这个一直凶巴巴的家伙,才是真正有恩必报,面冷心热的人吧

    她拉紧了披在身上的衣衫,似乎还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递来的温度,先前的委屈难过伤心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抑制不住嘴角露出的笑容,快步追了上去。

    头也没回,自然无法看到,身后那个倒在破旧神像下的男子,手里紧紧地抓着她的半幅衣袖,最终喃喃地反复念叨着什么。

    “婵娟流入楚王梦,倏忽还随零雨分。空中飞去复飞来,朝朝暮暮下阳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