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迷你文学 > 恋语集:织梦书 > 第一节 冲喜?
    无数纷乱的记忆碎片涌入脑中,卢悠悠还来不及整理进入记忆的信息,就想起了被吸入梦空间时,身后传来那个古怪机械音的提示:完不成任务,就一直在梦空间轮回,不得解脱……

    卢悠悠不禁头疼欲裂,揉揉额角,艰难地睁开眼,顿时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不是说梦空间吗?这是什么地方?”

    刚一翻身,卢悠悠就一头撞在了床柱上,只能捂着脑袋,忍着痛打量着四周。

    身旁这精雕细琢的黄花梨架子床古香古色,金钩挂着薄如蝉翼的轻纱帷幔,床前的雕花衣架上搭着浅绿色的襦裙和芙蓉戏水织锦带,还有半截披帛垂落在地上,显然更衣的人并不经心。

    而眼下看来,这个不经心的人……似乎就是她。

    卢悠悠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的雪白中衣,腿有些发软地走到了条案前,对着案上的缠枝莲纹铜镜看了一眼。只见镜中人面孔惨白如雪,淡扫蛾眉,轻点朱唇,正是她先前在网上见过的古代妆容,掐了自己一把,疼得一咧嘴,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终于确认了自己进入了一个古代梦境。

    这房间布置得虽说不上富丽堂皇,却也清新雅致,是典型的古代女子闺阁。卢悠悠稍稍松了口气,至少这身份不会是丫鬟仆婢之流,毫无自保之力,否则在这古代连人身自由都没的地方,她连门都出不去,又上哪里去找恋语碎片去补情天。

    笨手笨脚地穿上了搭在衣架上的襦裙,卢悠悠便朝门外走去。

    房门刚打开,卢悠悠就看到面前横着一只……两只手臂!

    两个穿着统一装束的中年仆妇守在房门口,一左一右如同门神般拦住了她的去路。

    其中一个仆妇木着脸说:“夫人有命,明日出嫁前,小姐不可踏出房门半步!”

    “出嫁?”

    卢悠悠一惊,正要发问,那两人已经迅速地关上了房门,似乎连多跟她说一句话都要惹上麻烦,以最快的速度将她堵回了房中。

    搞什么鬼,卢悠悠坐在条案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感觉到这个梦空间身份带来的森森恶意。

    这种白面妆,曾经在古代流行一时,却并非是名门贵女的装扮,而是歌姬舞姬之类的演出妆容。

    卢悠悠抹了把脸,一手的白色粉末,不禁苦笑了一下,看出来这个任务有点坑了,补天……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啊!

    门外的仆妇听到卢悠悠退回房里,居然老老实实地不哭不闹,半天都没有一点儿动静,也有些担心起来。

    “这样对小姐……会不会不好?”

    “怕什么?她算什么小姐?这么些年连她姨娘都不曾管她,过的连瑾娘身边的丫鬟都不如。要不是这次冲喜,还能让她住这里?”

    “更何况,我们是奉命行事,夫人都说了,明晚就安排她嫁去宁王府冲喜,人一出门,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也对,等进了那道门,她就算想告状,也没门了……”

    “那道门……是什么门?难不成还是鬼门关,有进无出吗?”

    卢悠悠一边给自己“卸妆”,一边听着两人说话,听到此处不禁有些无语,知道她们说这些话,半真半假,却毫不避讳于她,显然带着几分恐吓威胁之意。由此可见,她这位“小姐”在这府中的地位,连这些下人都不如。

    只不过,那是先前的那位小姐,并不是她。若真是那位小姐,这会儿不被吓个半死,也会乖乖听话嫁人,哪怕是出了这个狼窝,再进的仍是一个虎穴。

    但对她而言,梦空间的任务,完不成,就得无限轮回,不得解脱,远比这些仆妇们空口白牙的威胁要可怕得多。

    更何况,把她打扮成这样去冲喜,吓死个人把冲喜变**,还能不知这位夫人安的什么心么?

    此地大凶,不宜久留,否则必有血光之灾。

    卢悠悠果断决定离开,以最快的速度。

    然而,身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么解决门口那两只光是身形就一个顶她两个的仆妇?更别说以一敌二!

    不能力敌,就只能智取了。

    卢悠悠的视线扫过几案上的花瓶,最终落在了榻上那床薄被上,满意地点点头。

    “咣啷”一声,窗户忽然被推开,一团黑影“跳”了出去(裹着薄被的花瓶),发出巨大的声响,骨碌碌地一路滚过去,最后发出“噗通”一声,仿佛滚落进水中。

    “咦,这园子里居然还有水池吗?那更好!”卢悠悠眼睛一亮,制造出翻窗逃跑的痕迹后,赶紧钻到了床底下。

    门口的两个仆妇听到动静,一推门,却发现房门被人从里面上了门栓,两人吓了一跳,急忙用力撞门,连撞了几下才撞开,一头栽进了房中,就被大开的西窗口涌进的夜风吹的一个激灵。

    “小姐跑了!”

    “小姐跳窗跑了!”

    仆妇一个从窗口翻出去追人,另一个从门口跑了出去,一路大呼小叫着,引得外院的人也跟着吵嚷起来。

    一时间,一盏灯接一盏灯地亮起,消息终于传到了主院的人耳中。

    卢婧之匆匆走进卢悠悠的房间,打量了一下被撞坏的房门和房中简陋的装饰,走到大开的西窗前,身边的丫鬟立刻举起灯笼朝外照了照,窗外忽地站起一人来,吓了她们一跳,定睛一看,却是那先前跳窗寻人的仆妇,一看到冲撞了卢婧之,立刻跪倒在地上,战战兢兢地告罪。

    “奴婢见过大小姐!”

    卢婧之轻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鄙夷,“人找到了吗?”

    “回……回大小姐,没找到,只是……”

    卢婧之皱了皱眉:“只是什么?有话便说。”

    仆妇连连叩头:“奴婢追到荷花池那就不见了踪迹,只怕……只怕人已落水,救不得了!”

    卢婧之一怔:“那蠢物竟敢投湖自尽?再叫些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一行人来去匆匆,转眼只剩下空荡荡的房间,连门外看守的仆妇都跟着散得一干二净。

    过了片刻,才从不足一尺高的床榻下,悉悉索索的地爬出个人来,正是先前被人当成跳窗逃走投湖自尽的卢悠悠。

    卢悠悠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灰尘,从衣柜里找了件跟那两个仆妇穿着差不多的短衫穿上,这才是原主平日穿的东西。虽然同为卢家女,可原主是庶出,还比嫡女卢婧之早生了几日,就成了卢夫人的眼中钉,平日里的吃穿用度和仆妇无异,直到如今要被人送去冲喜才给她换了身新衣,住进这间“闺房”中。

    换好了衣衫,卢悠悠满意地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想抓住我,可没那么容易呢!”

    “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一家子人,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宁馨儿1919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nwx.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