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迷你文学 > 嘉平关纪事 > 835 特别不是个东西!
    浩烨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nwx.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什么?”沈茶微微一皱眉,回想了一下自己看过的关于这桩案子的内容,“但是从案卷上看,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唯一的就是整个破案的过程有点长。”

    “就是因为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过程才变长了。如果没有他们的加入,或许可以早点抓到那五个恶少,或许最后一个女孩根本不用死。”

    “王叔,这又是什么意思?”宋珏对这桩案子只是有所耳闻,并没有深入了解过,对代王爷所说的话,听的不是太明白。“最后一个女孩是在破案的过程中死掉的?这算是风口浪尖作案,胆子是不是大的有点过分?真的不怕一个失手被抓个现形?”

    “呵,这还不是因为有人帮忙,给他们通风报信,他们才这么嚣张的吗?”代王冷笑了一声,“宋月绦和宋俊然跟这五个恶少中的一个姓谭的有点交情,他们合伙开了个铺子,在利益方面有些牵扯。”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这个案子的犯人是谁?”

    “那倒不是。”代王爷摆摆手,“你们都别着急,听我慢慢说。事情是这样的,宋月绦和宋俊然托家里大人的福,不断的进宫请求,终于征得父皇的同意,参与这桩案子的调查。不过,也事先说明了,他们两个只能是协助、旁观,不可以参与决策,不可以出主意。”

    “他们答应了?”

    “这个是当然的。”代王爷点点头,“非常的乖巧,乖的都有点不像他们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们就是盘算着,想怎么让父皇、姨夫、姑父他们出丑,想看看皇爷爷是怎么惩罚他们的。看到他们受罚,这两个人心里肯定特别的舒服,是不是?”看到代王爷很赞同自己的话,宋珏冷笑了一声,“果然是阴险的伪君子,真小人都比他们光明磊落。”

    “真小人会堂堂正正的告诉你,他不喜欢你,但伪君子不会,一边跟你套近乎,一边在背地里阴你。”代王爷的冷笑越来越明显了,“他们参与调查的整个过程,都特别的乖,只是跟着一起去走访,听着大家讨论案情,根本就不插嘴,安静的仿佛就跟他们不存在一样。开始的几天,皇兄、老沈、老薛还是提防着他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当着他们的面儿说,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避讳的,一般都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三个人在国公府找个空房间,才真正的研究案情。”

    “他们最开始并没有怀疑到五个恶少身上,除了教坊司很明确的肯定他们和被害的女孩同桌过之外,其他受害女孩所在的青楼、舞楼都没有说实话。”代王爷轻轻挑挑眉,“不是因为不想得罪这五个恶少,而是因为他们自己本身不太干净,他们自己手上沾染的人命就不少。”

    “是想要息事宁人?”沈昊林微微一皱眉,“这些受害女孩的家里人不会追究吗?”

    “兄长!”沈茶拍拍他的胳膊,“没有家里人。”

    “不能这么武断的说没有家里人,有两三个女孩还是有家里人的,只是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所以才干了这一行。还有,教坊司的那些,也是有家人的。这桩案子的所有受害者都是卖艺不卖身的舞姬,通常情况下,只是跳舞助兴,不用陪客人的。但如果她们自己愿意的,也可以不受这个约束。”

    “也就是受害的女孩都是急于想要赚钱的?”

    “差不多。”代王爷点点头,“除了教坊司之外的那些青楼、舞楼,的客人名单杂乱无章,无法确定真正的凶手。其实,有几家的心里很清楚,十有八九跟那五个恶少脱不了关系,但他们也知道,把人供出来的后果是什么,但万一这五个恶少使了银子,逃脱了制裁,倒霉的就是他们,他们一定会被报复的。所以,这帮人虽然没见过面、彼此没有串通,但很默契的在混淆查案的方向。”

    “也就是说,他们的客人名单,根本就没有这五个人的名字?”沈昊林轻轻摇摇头,“说不通啊,换成别人的名字,父亲他们一旦去询问,人家根本没在这个时候见过受害者,那不就露馅了?”

    “所以,案子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青楼方面咬死了他们的名单没错,而这些客人也矢口否认,他们从来没有在案发的时候去过青楼。但很多也不了自己没去过那里的证据,因为他们在那个时候光顾的地方,很多是上不得台面的,没法儿说出来。在他们看来,要把那些地方给供出来,还不如自己认了杀人罪,毕竟杀人罪就一个人担着,不用祸及家人。”

    “还会祸及家人?”沈茶一挑眉,“知道了,莫非是那种明令禁止的赌坊,或者是……暗娼馆子?”

    “不止,还有很多鱼龙混杂的地方,确确实实是见不得光的。”代王爷无奈的摇摇头,“就这么阴差阳错的,跟案子有关的人,都生怕自己被案子意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所牵连,都特别默契的不说实话。结果,他们是很默契了,却给破案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宋月绦和宋俊然很开心?”

    “应该是松了口气,很放心。在调查的过程中,他们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真相,以他们对姓谭的了解,他们认为这案子跟姓谭的,以及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脱不了关系,所以很早就警告他们,在调查的这段时间要老实点,不要引火烧身。姓谭的也很听话,却是安分了不少。不过,在知道调查陷入困境之后,他们就放松了警惕,大着胆子继续流连花街柳巷之地。”

    “胆子确实是不小,他们是不是觉得,就算是暴露了,也能逃的掉?”

    “有所依仗的,他们觉得,如果被抓了,就把宋月绦和宋俊然供出来,调查案子的人,肯定会看在凉王府、肃王府的面子上不予追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代王爷轻轻摇摇头,“在案子陷入僵局的第十天,新的受害者又出现了,就是最后的那个女孩。”

    “意外还是故意的?”

    “和第一个、第二个一样,是意外。”代王爷叹了口气,“是姓谭的失手,推了那个女孩一把,然后女孩不受控制,额头撞在桌角上,失血过多身亡。本来这个女孩也可以不用死,只要姓谭的小子能及时救她,但姓谭的怕自己暴露,匆匆跳窗跑了。”

    “这个畜生!”白萌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后来呢?”

    “那家青楼的老鸨子不敢隐瞒,就报了官,老沈带着人过去的时候,无意间撞到了宋月绦和宋俊然跟姓谭的见面。”

    “这么巧?”几个孩子相互对望一眼,“然后呢?”

    “老沈派了俩人去跟踪了他们,偷听了他们的谈话,这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被误导了,身边的人在给真凶通风报信。老沈收到确切消息的时候,宋月绦和宋俊然跟姓谭的见面还没结束,正好抓了一个现形,姓谭的丢进大理寺,那俩直接绑了送进宫里,顺便通知了他们的家里。”

    “他们两个不吵不闹,乖乖的进宫了?”

    “堵着嘴,想要吵闹也没办法。”代王爷冷笑了一声,“父皇知道是他俩给凶手通风报信、造成了最后一个女孩的死亡,雷霆大怒,当着凉王和肃王的面儿,把这俩人打了个半死,如果不是凉王、肃王把脑袋磕破了,请求父放过他们一马,他俩真的有可能会被打死的。”

    “打死也活该。”宁王殿下哼了一声,“这就是俩畜生,活在世上也是祸害。”

    “不错,如果当年打死他俩,也就没有今天这么多破事,我们也不需要继续跟他们周旋下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